青年之声-北京东花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团支部

类   别:未定义 创建时间:2016年08月08日
Slogan :
支部书记:
金融业内人士最不能忍的常识性错误有哪些?

青年之声-宇文数学

反智的人口增长理论可以休矣(一)

作者:英国《金融时报》中文网专栏作家 

叶檀

他让我有机会在一篇文章一个答案里把许多错误过一遍。开始。

……也就是说,在这二十年的时间里,人口净增长48.5%。因此,人口从1949年的5.4亿上升到惊人的8亿多。我们难以忘记惨死夹边沟的右派们,但在那个人口狂野增长的时代,因为人口增长,人命反而廉价,人的尊严可以忽略不计。个体的生命价值是有意义的,当人口变成让人目瞪口呆的数字,个体的生命被尘埃掩盖。

最不能忍受的错误之一:为了论述观点,引用材料文学化诗意化,生搬硬套。夹边沟的没有尊严的死亡惨剧,是因为人口太多了吗?“因为人口增长,人命反而廉价”,这算什么话?夹边沟发生在大饥荒时期,当时人口几乎没有增长,有一年还在净减少!

现在的人口增长,我们以13亿的基数计算,假设人口净增长率按照保守估计为0.5%,按照指数增长,20年后人口将达到14.36亿,这个数据还是可以接受的。

0.5%的增长率是个保守估计,1990年前后中国婴儿潮期间、人口出生率曾小幅回升到2.3%,此后人口出生率逐步放缓,到2010年已降至1.2%左右。如果按照1.2%的人口出生率计算,20年后中国的人口增长将达到16.5亿;一旦增长率恢复至2.3%,那么20年后中国的人口将达到20.485亿,到那时,中国恐怕得率先移居到火星寻找资源空间了。可见,就指数式增长而言,一旦增长率突破某个范畴,将是爆炸性增长。

最不能忍受的错误之二:是个数字就能算,量纲?看不见!叶女士算了一遍,13亿的基数,0.5%的增长率,在20年后是14.36亿。叶女士又算了一遍,13亿的基数,1.2%的出生率,20年后16.5亿。老叶,0.5%的增长率是1.2的出生率和0.7%的死亡率减出来的呀,你用同一个数据来源算两遍,一遍让人死亡,一遍一个不让死,这算什么意思吗。

……短短两三百年间,随着土地兼并与人口增长,原有的经济模式不胜负荷,进入新一代的朝代循环期。当时,没有基于科学与人性的人口主动控制,只有通过瘟疫、朝代更替与局部战争残酷的屠杀、社会动乱以减少人口……经此损失,中国人口一度下降到1.4亿多,康熙中期起回升到1.6亿,此后开始稳步增长。从人口史的观点看,清代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虽然只有千分之五,但一百年间人口可以增加1.65倍,两百年间可以增长2.71倍。后人称为“人口激增”。1949年后,人口年平均增长率长期维持在2%,是名副其实的“人口爆炸”。

再看中国的超生人口,可以归入难以统计的灰色人口一类。引用一组计生委的数据。2007年12月6日,上海市人口计生委发布消息,上海去年的流动人口已占全市常住人口的1/4。另据报道,截至今年6月底,北京市总人口已经突破1700万,其中,流动人口为510.7万,约占总人口的1/3。

最不能忍受的错误之三:思维跳跃,指东打西,逻辑混乱。上面那段,前面还在论述人口高增长率会碰到马尔萨斯陷阱,导致瘟疫和战争出现减少人口,怎么转眼就人口激增人口爆炸了呢?说好的瘟疫减少人口呢?马尔萨斯酱油打好回家了吗?可是怎么毫无预兆地怎么又跑到中国超生人口和灰色人口了呢?为啥又跑到外来人口占北京人口1/3了呢?我的头好昏啊,好想吐!

据2002年国家计生委的开展的“城乡居民生育意愿调查”表明:如果没有计划生育政策的限制,北京、广州、武汉、西安等地白领,选择生育两个孩子的要比希望生育一个孩子的多34.6个百分点。

最不能忍受的错误之四;歪曲、误导以及选择性的引用。只要好好读过那次生育意愿调查的报告,就能很清楚地得到这么一个结论:大城市居民的生育意愿在有无计划生育的情况下几乎没差别,都远低于更替生育率2.1,更重要的是真实生育率还要进一步低于意愿生育率。但奇妙的是叶女士这么一写,这次调查的结果反而变成“没有计划生育人们都要生二胎了太可怕了”,生二胎难道不应该是很正常的现象吗?就是因为大家都生一胎,中国的老龄化才会到现在这种万劫不复的地步。

好了,先到这里,叶女士说她还要写“反智的人口增长理论可以休矣(二)”,我们期待她来给这个问题提供更多弹药。(知乎 chenqin)

发布时间:2016-06-29 15:30:32 0条回复
0
您需要登录后才能回复
没有回复